鼹鼠旅游
您的位置:主页 > 国内游 > 北京旅游 >
.

有一种情感叫首都——春节带着父母去北京

小编鹿鹿2020-01-22
目的地: 交通:G520(-)、G125(-) 住宿:七天(大栅栏店)、桔子精选(西客站店) 行程:DAY1大栅栏、天安门广场、公园 DAY2天安门、故宫 DAY3颐和园、地坛庙会 DAY4北大、毛主席纪念
目的地:
交通:G520(-)、G125(-)
住宿:七天(大栅栏店)、桔子精选(西客站店)
行程:DAY1大栅栏、天安门广场、公园
DAY2天安门、故宫
DAY3颐和园、地坛庙会
DAY4北大、毛主席纪念馆、天坛公园
DAY5返程
题记:北京情结
“谁的生命曾被如此擦拭,必将终身怀念这段旋律。”
 
,,在这里有太多让人眷恋的东西,许多年前我曾经无奈告别那奄奄一息的碎梦,黯然离开。如今,人到中年,已经很少把梦想挂在嘴边,大多时候都在埋头赶路。
这两年,又被我提上日程。我想带着父母去趟,因为我知道这是他们未曾说出的心愿。,于我,是向往;于他们,是信仰。和国一起长大的他们,多想亲眼瞻仰毛主席的风采,想亲自踏上每晚在新闻联播里看见的天安门城楼,想看看听了一辈子的。,自带光环,那是人的首都,是伟人居住的地方,有传说中的紫禁城,有万里长城永不倒。在他们心中,有种情感叫首都。
首都并不遥远,可这个心愿一直在我心头萦绕。前两年,父亲几次突发重疾住进医院,身体状况一直不稳定,走路说话都受到了影响。2018年春节前夕,我见他情况好转,就提出趁过年带他们去趟,一向不爱出门极少旅游的父亲这次竟一口答应了。
这次带着父母去,无异于一次艰辛的远征。首先是交通工具方面,本想让从未坐过飞机的父母借机感受下,机票都已经订好了,又唯恐不妥,查阅资料咨询医生,最终还是无奈放弃,老老实实坐高铁。行程的安排更是思虑再三,小心又小心。因为带着体弱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,行程安排很是宽松,每天只去一个主要景点,其他时间视身体状况而定。另外,各种突发情况也做了预案,光备的药就带了一堆,务必做到“高高兴兴出门去,平平安安归家来”。
 
我爱北京天安门
父母来,为了看毛主席,看天安门。我们来,为了带父母出门旅游,了一桩他们多年的心愿。
 
2018年2月17日,农历大年初二。
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春节旅行。以往过年,都是山水迢迢,跨越千里,赶回父母身边,只求一家人整整齐齐。这一次,同样是一家人整整齐齐,有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。
 
 
早上九点的火车,中午12点抵京。
从站在西站起,我就隐隐感受到父亲眼眸中的激动和感慨。不愧是天子脚下,皇城所在,这里的治安人员都正规很多,有着锐利的目光,肃杀的气场,让人不禁心生敬意。这里的厕所也很干净,在火车站里实属难得。
激动归激动,上地铁前还得办件要紧事——办理一卡通。
 
有了一卡通,后面几天不管坐公交还是坐地铁,都方便多了。我们办了四张卡,除去押金,每张卡里储值50元。事实证明,充50还是挺合适的,临走前我们的卡刚刚好用完。
因为带着病弱的老人,原本想租车,但春节期间不仅费用高得吓人,而且要求一周起租。我算过,全程打车都比租车便宜,只得作罢。
为了方便第二天一早看升旗,我把第一天的住宿安排在大栅栏,这里距天安门广场仅几百米,步行可达。可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骨感的。最终看升旗亦未能如愿。
 
君,会念否?
大栅栏,读做“大石烂儿”(dàshílànr),是一条著名的商业街,街道两旁商铺鳞次栉比,满眼都是老字号的金字招牌。
 
 
鼎鼎的全聚德起源店。
 
 
老式电车的轨道延伸着人们对老昔日繁华的想象。
中午饭选择了近年来风头正盛的庆丰包子铺。
 
本是一顿平常的早餐配置,奈何春节期间身价暴涨,而且只卖套餐。
果然是,京城居,大不易。
 
吃完饭,沿着大栅栏走到尽头,就到了这里。
门,又称前门,位于天安门广场最南端。
它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,在沧桑变换中洞悉着历史的微妙。
 
“我爷爷小的时候,常在这里玩耍,高高的前门,仿佛挨着我的家。一蓬衰草,几声蛐蛐儿叫,伴随他度过了那灰色的年华。”——《前门情思大碗茶》
凝望这昂然矗立的城楼,依然能感觉到它历经光阴后的雄伟和坚固。
原本第一天是没有任何行程安排的,想让老人和孩子休整下,第二天一早再去天安门看升旗。
可走到门城楼下,天安门广场已然隐约可见,老父多年的心愿就在眼前,他哪里还肯等到明天?
接下来,重点来了。眼见天安门广场就在马路对面,从前门地铁站穿过街,顶多五六分钟的事,奈何最后竟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。
我们从前门地铁站下去,好不容易折腾完安检,却发现地下不让过街。折返出来,绕了个大圈过马路,去天安门广场的必经之路排了老长老长老长的队,而且移动异常缓慢。若要想一睹广场风采,只能硬排。原本悠游的行程,就此开始变得紧张辛苦。挤在拥挤的人群里,听着天南地北的口音,看着队伍里满脸沧桑的老者和躺在婴儿车中的稚儿,我明白大家纷纷在过年时汇聚到这里,只因——我爱天安门。
队伍龟速前进中。在寒风中站久了,腿开始冻得发麻。我们和父母也被人流冲散了。想进天安门,需要先经过异常严格的安检,严格系数不低于机场。终于,大伙儿在安检处又集合了。
我印象中,进天安门广场前,总共进行了三次安检。大大小小的安检让人异常疲惫。
 
天安门广场,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广场,北起天安门,南至门,东起国家博物馆,西至人民大会堂,中央矗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纪念堂。
 
 
曾经只在新闻联播里见到的人民大会堂、天安门、人民英雄纪念碑、毛主席纪念堂,此时跃然眼前。我帮他们拍了很多照片,就让时光就此凝结,愿记忆定格,美好永存。
每一张照片里,父亲的脸上都庄严肃穆,眼神虔诚坚定,那是他一个人的朝圣。
 
天安门城楼下午不开。毛主席纪念堂从大年初五才开放。国家博物院必须提前在网上预约。这也给后面的三访天安门留下了伏笔。
 
说个插曲。天安门广场上的武警一个个英姿飒爽,挺拔威武。原本游客有事可以咨询求助戴红袖章的工作人员,不知是不是过年期间的缘故,我在空旷的广场上四下环顾,也没瞅着一个红袖章,无奈只得求助站岗的武警。我跑到跟前,还没开口,武警示意我往后退,我一下子顿感被人当成恐怖分子的惶恐和窘迫。我硬着头皮咨询,对方言辞寥寥,惜字如金,一脸戒备。我只能安慰自己这可能是囿于纪律约束吧。
 
信步走着,就到了公园,门票三元。广场上没有歇息的地方,公园里正好可以歇脚。
 
时间来到晚上六点,距降旗仪式还有一个小时。天安门升降旗仪式的具体时间,是根据日出日落的时间确定的,每天都略有差异。
 
六点半,我们再次来到广场,希望提前占据有利地形。此时,栏杆两侧已经站满了人。数九寒冬,站上一会儿,手脚就不听使唤了,即使全副武装,依然抵不住冬夜的冷风拼命往里钻。现在想来,那半个小时完全是靠意念撑过来的。一方面冻得牙齿打颤,一方面又极度担心父母的身体能否扛得住。
七点零五分,国旗班的战士准时出现了。暮霭沉沉,寒风冷冽,周遭一片肃穆宁静,战士们踢着整齐划一的正步,掷地有声。
 
降旗仪式结束。
撤,大冷天的,赶紧打道回府!
 
天安门广场西侧的国家大剧院灯光变幻,色彩斑斓,美轮美奂。
 
路边看见面爱面的暖色招牌,立马钻了进去。
我有一碗面,可以慰风尘。
自十年前离开,就再没吃过面爱面,能在这寒冬的冬夜再次遇上,这也算是小确幸吧。
 
明天就要离开大栅栏了,晚上我独自溜出来四下里逛,感受那原汁原味的老风情。街巷两旁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,从店铺、酒楼、食肆到摊贩,各种档次各式品种,应有尽有。美食街里人潮如涌,我耐不住诱惑,又买了点肉串回去做宵夜。
 
得嘞,瞧见德云社了!
 
 
客官请里面走!
原本想着后面不会再来大栅栏了,哪成想短短五天,三次去天安门,这地儿也就路过了三次。
大栅栏一带有很多小巷子,后来才发现,相邻的两条巷子,就因为沿街和背街的区别,两条巷子的物价那叫一个天上地上。我住的酒店,正门那条街物价可以傲视全京,而酒店背后那条巷子的物价堪称批发价,连一向俭省的我妈都大呼划算,破天荒买了好些东西,据说同样的东西比我们那十八线小城还便宜些。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文章评论